榴莲app色版下载教程

风雨过后,墨西哥城迎来了一场腥风血雨。进城的共和政府军还没有歇脚,就马不停蹄的开始抓人。

这一夜墨西哥城在哭泣,数不清的马西米连诺政府余孽落网。真假已经不重要了,反正革命是需要流血的,不杀人如何立威?

胡亚雷斯总统静静看着这一切发生,不是他不想阻止,而是根本就阻止不了。

共和政府本来就是各方势力联合、妥协的产物,这些山头可不是他这个总统能够号令动的。

城内发生的混乱,或许在很多人看来,还不如马西米连诺一世这个麻烦大。

起义军是没有军饷的,官兵们的收入全靠战利品。现在仗着打完了,不让他们发一笔财,怎么能够解散部队呢?

马西米连诺的党羽本身就是一个笑话,要是有党羽的话,起义军也不可能兵不血刃的占领墨西哥城了。

这一夜,墨西哥城的民众经历了冰火两重天,期盼已久的共和军终于来了,不过带来的不是新生,而是血雨腥风。

大清洗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星期,墨西哥城三分一的民众受到了牵连。发展到最后,共和军的家属都受到了波及,见事情越闹越大,胡亚雷斯总统才硬着出面叫停。

刚刚获得政权的共和政府,在最短的时间内又丢掉了民心。因为这场暴行,让共和政府的内部矛盾进一步激化,为内战埋下了隐患。

这些问题,胡亚雷斯总统顾不得考虑,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大难题:

其一、躲在奥地利使馆中的马西米连诺一世该怎么办?

我穿越时代 就是为了找寻你

其二、内战结束了,共和政府中这么多山头怎么安抚?

第二点最难处理,打天下的时候大家还能够团结一致,现在分果果了就变得互不相让。

共和政府中大部分高层职位,都被胡亚雷斯总统领导的起义军占据。内战未结束前,那个时候前途未卜,大家都盯着军队,没有多少人重视这些空架子部门。

现在不行了,大家都在伸手要官,企图在新政府中占据更大的主动权,利益面前谁也不肯让步。

胡亚雷斯总统非常的为难,从个人感情出发,他是不愿意让出这些位置的。要是换了别的势力派别,他对政府的掌控力就很难保证了。

当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想要吃独食,也要看别人手中的枪答不答应,一个不好就会引发新一轮的内战。

妥协也没有那么简单,墨西哥共和政府现在也是山头林立,权利分配想要获得所有人的认可,根本就不可能。

这些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处理的,原时空胡亚雷斯总统就没有能够处理好这些问题,最后引发了墨西哥内战。

眼下的难题还是马西米连诺一世,这个皇帝留在墨西哥城,给他们带来的威胁太大了。

只要马西米连诺一世一天不宣布退位,他就是墨西哥的合法皇帝,共和政府就无法取得合法性。

胡亚雷斯总统已经和各国公使沟通过了,没有任何意外,现在大家还是承认马西米连诺一世政府才是墨西哥的合法政权。

对内可以用拳头讲道理,涉外的时候,胡亚雷斯总统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当务之急是尽快拿掉马西米连诺一世的皇位,争取各国承认他们为合法政府,然后争取国际贷款度过财政危机。

没错,刚刚诞生的墨西哥共和政府就爆发了财政危机。没有办法,这是马西米连诺一世留下来的巨坑。

墨西哥的关税还在列强手中,马西米连诺一世完蛋后,这些收入都被扣留了。

而之前欠下来的债务,墨西哥共和政府还必须要履行。胡亚雷斯总统已经做好了赖账的准备,只不过不是现在,在局势稳定之前他还不敢妄动。

这些都不算啥,关键是起义军总兵力高达二十多万,现在仗打完了需要遣散。

这可不能说散就散,人家也是为革命留过血的。现在革命胜利了,不可能一点儿表示都没有。

在墨西哥城发了一笔的部队还好,士兵们兜里多少有点儿钱,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起义军,还没有拿到回报呢?

伸手要钱的一大堆,然而胡亚雷斯总统也是一个穷光蛋,税收收不上来,政府财政收入几乎为零。

原本指望从马西米连诺政府手中抢的,遗憾的是马西米连诺政府就是靠贷款度日的。钱是有的,不过都在列强的银行中。

共和政府没有取得合法性,这些银行自然不会给他们兑付了。当然,就算是获得了合法性,拿到钱的几率也非常低。

没有上一届政府的配合,他们连有多少钱都不知道。要是不讹掉他们的钱,那还是银行家嘛?

看着垂头丧气的外交大臣,胡亚雷斯总统关心的问:“奥地利使馆还是不交人么?”

外交大臣一脸惭愧的回答道:“是的,总统阁下。奥地利人的态度非常蛮狠,还警告我们的人立即撤离,不然他们将采取非常手段。”

胡亚雷斯总统没有感到意外,这都是正常操作。这年头的列强就是这么蛮狠,无理都有搅三分。要是有理,那就啥也别说了,直接搂起膀子干吧!

“吩咐下去,禁止任何人做他们的生意,断绝他们的食物和饮水供应,看他们能够坚持多久!”

胡亚雷斯总统狠狠的说道,这是眼下他能够使用的最强硬措施。更强硬的措施,不是没有,问题是后果太严重。

……

断水那是一个笑话,墨西哥城大都使用的是地下水,到了21世纪都还在五千多口水井。奥地利使馆内就有水井,除非墨西哥人,敢跑进来搞破坏。

断粮也好解决,这玩意儿使馆也是有储备的,支撑一两个月还是没问题的。

即便是作用不大,康普顿公使也早早跑去抗议了。水和粮食不是问题,可瓜果、蔬菜、肉类,这些东西还是需要补充的。

不管怎么说马西米连诺一世也是墨西哥皇帝,该有的待遇还是不能少的,总不能让他天天啃面包吧?

当然了,吃的问题还是小事,马西米连诺一世可是一名理想主义者,让他和手下同甘共苦,还是问题不大的。

康普顿公使跑得这么积极,主要没有找到干涉借口,偏偏维也纳政府又是要脸的,必须要注意吃相。

要是现在墨西哥共和政府放开道路,让他们送走马西米连诺一世,那么这次干涉活动就无疾而终了。

在小国当公使也不容易,根本就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。要知道在马西米连诺继位前,奥地利在墨西哥都只有办事处,还没有公使这么高大上的职位。

升格了外交关系,不是弗朗茨重视同墨西哥的外交,主要是为了给马西米连诺一世政治帮助。

康普顿公司还是借着这股东风,一跃上位的。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,拿不出超人一等的政绩,墨西哥公使就是他政治生涯的巅峰。

现在跑得勤快,就是在制造事端。最近这些天,康普顿已经和多名共和政府军政人员发生过冲突。

遗憾的是这些人太怂了,无论他在言语上怎么刺激,这些人都陪着笑脸,让他无能为力。

现在他最渴望的是共和政府中突然冒出一名中二少年,最好是他刺激几句,就傻乎乎的要和奥地利宣战,然后他再顺势答应下来,那就完美了。

这种好事是不可能发生的,墨西哥共和政府内斗这么激烈,中二少年根本不可能成为高层,凡是身居高位的都是老狐狸。

共和政府中下层中二少年确实多,可惜这些人身份不够,没有资格代表政府。况且这些人不好惹,搞不好会打黑枪。

到时候战争借口是有了,自己也被搭进去了。康普顿公使还没有活够,不想这么早为国捐躯。

再一次无功而返,康普顿公使问道:“这位陛下,没有闹意见吧?”

天天给皇帝吃面包、土豆、玉米,蔬菜水果肉类通通没有,简直就是在虐待,康普顿还是有些担心马西米连诺受不了。

秘书回答道:“比预想中要好,这位陛下还要求和士兵们一样的伙食,拒绝了小灶。”

康普顿公使点了点头,最近几天使馆内的工作人员都在吃苦。他这个公使天天在外面跑还好,时常参加一些宴会活动,可以改善伙食。

不管墨西哥城怎么混乱,各国使馆、侨民区仍然是灯红酒绿的生活,共和政府军对这些地方是秋毫无犯。

奥地利使馆虽然被包围了,实际上一眼望去一把枪都看不到。胡亚雷斯总统还怕擦枪走火,干脆让执行包围任务的士兵不配枪。

反正城里到处都是自己人,也不怕马西米连诺一世跑了。包围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施压,而不是真的要发起进攻。

要不然的话,康普顿公使早就打黑枪,挑起冲突了。只要爆发火拼,责任就必须要墨西哥共和政府的。

现在人家手中都不带枪,就算是想要搞事情,康普顿公使都无从下手。主动挑起事端,和被动应对那是两个概念。

各国的使馆都不远,要是被人看到了,奥地利的名声就不保了。和国家声誉相比,个人建功立业又要往后放。

“既然如此,也不用这么紧张了。这些卫兵有想回家的,都可以轮流回去看看,要是有什么麻烦使馆会尽量给他们解决。”

这话康普顿公使是有底气的,胡梅尔总督的大军就快要出发了,如果没有合理的借口,那就接走马西米连诺一世了事。

维也纳政府对墨西哥的兴趣不大,有借口可以顺带捞一把,没有借口就算了,这里不是战略重心。

实力就是最好的底气,仅仅是断水、断粮,墨西哥政府要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,他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当然,这只是小问题,道个歉、赔上一笔钱就算是解决了。

如果墨西哥政府够配合,不阻拦奥地利接走马西米连诺一世,那么这些都可以不用做,算是抵消奥地利军队擅自入境。

在列强中,奥地利处理对外事务算是好说话的了。在不占理的时候,很少会咄咄逼人。当然,占了理那又不一样了。

()

Tags: